当前位置:南京欧能机械有限公司 > 产品中心 > 正文

江州司马青衫湿,一起南走一起诗
时间:2021-01-24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
图片

元和十年夏秋之交,去去蓝田驿的官道上,一位青衫文士正匆匆赶路。在暑气未消的烈日下,显得有些尴尬。这就是唐朝著名的诗人白居易。

六月,宰相武元衡在上朝的路上被刺客杀物化,御史中丞裴度也身受重伤。事发骤然,行家暂时幼手幼脚,白居易率先上书,请求缉捕恶手,以雪国耻。

正本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。可是,由于白居易正大不阿,又频繁心直口快,得罪了许众人,早有人宠宠欲动地想要置他于物化地。就连当朝皇帝唐宪宗也因他众次迎面指出他的舛讹而心有不悦。

那些心怀叵测的人觉得抓住了白居易的“把柄”,趁此机会,说白居易“宫官非谏职,不当先谏官言事”,更有人说:“言居易所犯状迹,不宜治郡,追诏授江州司马。”

所以,白居易从太子左赞善医生,一会儿变成了江州司马。

图片

唐朝法令规定,官员因罪被贬,不得在京城众作中止。故此,白居易匆匆安排了一下家里,就仓促上路了。离京时,只有至交李建和堂兄杨虞卿前来送走。本是朝廷大臣,少顷间却成待罪之人,悲惨离京,远走异域,此时的白居易心中满是不起劲游移。

南下的路虽是官道,却并不屈坦。一起上通过乱石岔、蟒蛇湾......山回路转,崎岖难走。

正正午分,风尘满面的白居易来到蓝田驿附近的蓝桥。这边曾流传着一个关于喜欢情的浪漫传说:痴情外子尾生与亲喜欢的人相约蓝桥,没想到突遇洪水,为不误期于所喜欢之人,尾生在洪水中抱柱而物化。

可此时的白居易,那里有情感关心风花雪月,他的心中只有被人倾轧构陷的气愤和幽仇。

在蓝桥修整时,他偶然中看到了良朋元稹题在蓝桥题壁上的诗:

泉溜才通疑夜磬,烧烟余暖有春泥。

千层玉帐铺松盖,五出银区印虎蹄。

黑落金乌山渐黑,深埋粉堠路浑迷。

心知魏阙无众地,十二琼楼百里西。

——《留呈梦得、子厚、致用》

元稹的诗中泄漏着无尽的辛酸与悲凉,白居易看了心中更是抑郁难当,忍不住在他的诗后也题诗一首:

蓝桥春雪君归日,秦岭秋风吾去时。

每到驿亭先下马,循墙绕柱觅君诗。

——《蓝桥驿见元九诗》

区区五度春秋,两良朋双双被贬。但在孤寂的贬谪途中,能看到良朋的诗文,也算是冥冥中的缘分,或是惺惺相惜的默契。不论是何,总是悲惨旅途中的一份慰籍。

之后的旅途,他每到一驿,就赶紧下马,循墙绕柱地去追求,期待能再次寻到良朋的诗文。

图片

告别了让人心碎的蓝桥,白居易不息前走。翻过秦岭,到达商州,白居易在此稍作中止,期待陪他一同前去的妻子和家人赶来。

三日后,白居易携妻带子经青云驿,太甚水岭,然后南折到官军驿,再通过邓城,渡过汉水,到达襄阳,一起上“途出崇山峻岭间,道幼崎岖,且众猛兽”。

他们一走走得相等缓慢,当然,白居易也不想走那么快。山高水远,前哨既无人等候,又无似锦前程召唤,何必赶得那么急呢。

从长安最先算首,到此他已走走了一千众里地。襄阳曾是他父亲任职过的地方,以前父亲是襄阳别驾,后逝于任上。这边是白居易的故地,亦是难受地。添之他现在无端被贬,心中更是倍添痛苦。

故知众稀疏,闾井亦迁移。

独有秋江水,烟波似旧时。

——《再到襄阳访问旧居》

故地重回,以前的故旧亲朋都已脱离,不知稀疏在那里。旧时的屋宇楼台也都已转折了模样,唯有那一江秋水,照样孤独的流淌着,江上烟波浩渺,似如昨日。本是难受人,又过难受地,然而难受事后,亦别无选择,只能义无逆顾地不息。

图片

过襄阳,他们转水路而走,通过宜城,到达郢州,在郢州南遇到大风,船舶被迫停航,不息迁延期待了十众天,才得以不息起程。

水面上浪高风急,船走其间,波动首伏,船中的人十不同扭。添之地处南方,空气阴郁润湿,连呼吸都感到有几分难得。白居易的妻子无法体面这栽环境,病倒在舟中。

一日晚,阴云密布,江风惨惨,骤然间大雨突降。雨滴打在船舷上噼里啪啦地响,江面上的浪也一簇簇地涌首,仿佛要将幼船淹没,让人战战兢兢。

此时的白居易就像宋人蒋捷的《听雨》中所写,“中年听雨客舟中,江阔云矮,断雁叫西风”,人到中年,旅居客舟中,似悲惨的孤雁在西风中独自悲鸣。也许,白居易此时的心理更为悲凉,家人病卧舟中,前途渺茫难测,面对阳世的狂风暴雨,他无力起义,只能听其当然。

江云黑悠悠,江风冷修修。

夜雨滴船背,风浪打船头。

船中有病客,左降向江州。

——《舟中夜雨》

贬谪的路上是孤独的,异国人送走,异国人接答,有的只是大把大把无法打发的时光,他就像一个被全世界屏舍的人。幸益,他是诗人,一起南走一起诗走,乏味时读诗,感慨时写诗,有诗相伴,驱走了旅途中的些许寂寞。

图片

白居易离京城越来越远,可他心中的气愤照样。除了气愤,他还有着深深的恐惧和忧忧郁,江山万里,前哨是否能有本身容身之地?

到江州,新的岗位、新的环境,一致都是无法预知的异日。

扁舟厌泊烟波上,轻策闲寻浦屿间。

虎蹋青泥稠似印,风吹白浪大于山。

且愁江郡何时到,敢看京都几岁还。

今日料君朝退后,迎寒新酹暖开颜。

——《舟走阻风,寄李十一舍人》

可他照样心存期冀,这次被贬,会有众久呢?还能再次回到朝堂吗?

白居易在挣扎,在纠结,也在深深地恐惧,他期待有一日能赶走冰凉,迎来春暖花开。

图片

顺江而下,他来到了鄂州。在这边他终于看到了几个熟识的身影,让他暂时遗忘了旅途的孤独,回到了嘈杂的荣华中。

他的故友卢侍御等人在黄鹤楼设宴迎接他,这场宴会相等嘈杂,还请来了歌舞助兴,衣香鬓影、酒醇茶香。

江边黄鹤古时楼,劳置华筵待吾游。

楚思淼茫云水冷,商声响亮管弦秋。

白花浪溅头陀寺,红叶林笼鹦鹉洲。

总是平生未走处,醉来堪赏醒堪愁。

——《卢侍御与崔评事为予于黄鹤楼置宴,宴罢同看》

席间,他们推杯换盏,纵情豪饮,嘈杂不凡,驱散了连日来的孤寂忧忧郁。白居易甚至还最先了幼歌妓的玩乐,无伤大雅,却让行家开怀一乐。这就是白居易,能够壮怀强烈,能够悲仇悠扬,亦能够质朴可喜欢。

酒酣意浓时,白居易听到隔壁邻船上有人唱歌,歌声悠扬悲仇,如泣如诉,让白居易心生感慨。所以心血来潮,用几乎白描的手段写下来这首《夜闻歌者》:

夜泊鹦鹉洲,江月秋清亮。

邻船有歌者,发词堪愁绝。

歌罢继以泣,泣声通复咽。

寻声见其人,有妇颜如雪。

独倚帆樯立,娉婷十七八。

夜泪如真珠,双双堕明月。

借问谁家妇,歌泣何凄切。

一问一沾襟,矮眉终不说。

妙龄少女,何事这样难受呢?矮眉敛现在,悲仇愁绝,终是一言半语。就像是现在的白居易,满腹忧忧郁,却无法对人言说,只能孤独忧忧郁,黑自神伤。

图片

山水迢迢,风雨萧萧,历经远程跋涉的白居易终于来到了贬谪之地——江州,一起的忧忧郁推想在这一刻都通盘揭晓。

在这边白居易受到了炎烈的迎接,锣鼓声声,鞭炮阵阵,江州刺史崔能出郭相迎,与他把臂言欢。白居易灾难中的幸运,就是在贬谪之时遇到了一个益的上司。

浔阳欲到思无穷,庾亮楼南湓口东。

树木凋疏山雨后,人家矮湿水烟中。

菰蒋喂马走无力,芦荻编房卧有风。

遥见朱轮来出郭,相迎做事使君公。

——《初到江州》

固然江州在白居易的眼中是“人家矮湿水烟中”,但有使君出郭相迎,亦是完善了白居易的贬谪人生。

在江州,白居易寻访渊明故里,追求老庄足迹,寄情山水泉林,在诸众通过中逐渐淡化了心中的纳闷,走向心灵的萧洒。

    热点文章

    最新发布

   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