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南京欧能机械有限公司 > 产品中心 > 正文

诗歌鉴赏:昧旦出新亭渚·有瞩
时间:2021-01-24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昧旦出新亭渚梁·徐勉驱车凌早术,山华映初日。揽辔且踯躅,复值清江谧。杳霭枫树林,参差黄鸟匹。气物宛如斯,重以心期逸。春堤一游衍,终朝意殊悉。【注】昧旦:天将明未明之时;早晨。本诗为诗人和友人谢 相期同游新亭渚时所作。术:道路。游衍:肆意游逛。14、下列对这首诗的理解与赏析,不切确的一项是(   )A.首句点题,着一“凌”字,外现出车马奔走之速,意在强调诗人忙于赶路的急切情感。B.三、四句写诗人驻足览赏美景,“复值”二字外现出诗人偶然中见到稳定江流的喜悦。C.五、六两句,景物动静结相符,色彩对比明晰,晨色中的新亭渚显得坦然而又富有不满。D.末了两句总结全诗,经过对此次出游的回味,为读者表现出一个兴高采烈的诗人现象。A(“凌”字形容车马奔走之速,与诗人出游的勃勃兴致响答,外现出晨风拂面的舒坦之情,而非“忙于赶路的急切情感”。)15、诗人是如何外达出游意兴的?试举两例,并进走简要分析。(6分)(1)借景抒情,经过描写山花映日、清江稳定、枫林杳霭、黄鸟参差等如画美景外达了出游的舒快怡爽之感;(2)行为描写,经过驱车凌驰、揽辔踯躅等举止外达了随遇而适的肆意游逛所带来的闲逸自在之感;(3)正面衬托,“重以心期逸”,写出了与相期相许的友人携手共游更甚于览不都雅美景的高雅情怀;(4)直抒胸臆,末了两句直接外达了此次出游给本身带来的舒坦淋漓的欢悦之情。有瞩韩偓晚凉信步向江亭,稳定望书旋旋走。风转滞帆狂得势,潮来渚水寂无声。谁将覆辙询长策,愿把棼丝属老成。安石本怀经济意,何妨一首为苍生。[注]东晋名相谢安,字安石。14.下列对这首诗的赏析,不切确的一项是(3分)A.首联写晚凉中诗人在江边信步、望书,交待了诗题“有瞩”的详细情境。B.颔联描绘风劲帆动、潮来水寂的景象,象征幼人得势、铁汉落寞的时代。C.“棼丝”,原指乱丝,这边喻指纷乱之事,黑含了诗人对晚唐时局的担优。D.本诗写景与抒怀有机结相符,状物绘景,气势壮阔,借典抒怀,蕴涵浓重。B15.本诗后四句与《永遇笑(千古江山)》末了三句(凭谁问: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?)皆曩前人自况自勉,思维情感同中有异,请简要分析。(6分)同:都以历史名人自况自勉,外达了烈士老岁晚年的壮志以及壮志难酬的愤懣。异:韩偓以名相谢安自况自勉,憧憬为民出仕。辛舍疾以名洊廉颇自况自勉,期待为国出征。《昧旦出新亭渚》赏析驱车凌早术,山华映初日。揽辔且踯躅,复值清江谧。杳霭枫树林,参差黄鸟匹。气物宛如斯,重以心期逸。春堤一游衍,终朝意殊悉。全诗是在“驱车凌早术(指野外的道路)”的轻便节奏中开篇的。一个“凌”字,形容车马奔走之速,正与诗人出游的勃勃兴致响答,外现出晨风拂面中的舒坦之情。接着便是一幅艳丽的画景扑入眼帘:山道边蓬旺盛勃,正有开不尽的各色野花,被“初日”的霰光一照,便全都灿灿生辉。由于这是在车马走驶的视觉意象,故“山华映初日”句,不光带有霰彩、山花上下辉映的造就,还有一栽络绎不绝、答接不暇的动感。如此良辰美景,岂可在匆匆奔驰中览赏?诗人因此赶紧“揽辔”,任车马在此缓节徐行。不料间又发现,现在已身在江岸,能够鸟瞰清丽的江水,在晨色这太平地畅流。“揽辔且踯躅”两句,着墨虽在身外之景。外现的则是诗人此时的特定心理:一个“且”字,表现出随遇而适的空隙自得;“复值”二字,则又浮动着偶然中面对太平江流的惊喜和喜悦——真是含情而能达,会景则生心,吐语淡然而境界立现。现在,诗人已将目光投向遥远的山坡。那里有一片幽幽的枫树林,往往飘出灰蒙蒙的晨雾,甚有一栽“云无心而出岫”的悠然之态。而霞光里,倏然又飞过对颉颃相戏的黄鸟,那嘤嘤悦耳的鸣啭,益似在通知诗人“多鸟欣有所托”的欢畅。“杳霭枫树林,参差黄鸟匹”二句,一静一动,展现了诗人遥不都雅抬视的画面转换;在晨光初露的枫树林那幽清的背景上,点染黄鸟翅翼参差的明晰羽色,便造出了富于对比的色彩逆差和无声处传有声的音响造就。将晨色中的新亭渚,外现得既静默,且又富有不满。置身在如许的如画美境,诗人能不逸兴遄飞?伪设这美境只是诗人孤身独游,自然显得几分冷清。但读者须知,与徐勉同游的,还有意意相印的诗人谢朓,他可是位“灵心秀口”、“风华映人”的一世之杰呢!两人年岁相若,携手共游,当着意兴之发,又可歌诗相和,该有何等有趣?“气物宛如斯”两句,所抒写的正是诗人的此栽心理。“心期”而又添之以“重”,表明诗人之舒坦,不光在“气物”的览不都雅之美,更在于与友人的相期相许之笑。难怪诗之结句,竟一变前文的空隙、优雅之态,终于发为“春堤一游衍,终朝意殊悉”的高唱了。“游走”即自恣游娱之意,“系”则有“满”意。新亭渚上的这一次游娱别说有多自在了,吾的意兴啊,整个早晨都那样饱满、欢悦!这两句虽书于素笺之上。读者能够将其想象为诗人归以前,对家人的相告之语。其意犹未尽、兴高采烈之态,隐约见于笔端。创作背景关于徐勉,有两则佳话传颂千古,一是在与门人的夜聚中,有位虞嵩向他追求官职,他即正色答曰“今夕止可谈风月,不宜及公事。”时人因有“无私”之叹。二是居显位三十余载(徐勉在梁官至尚书仆射、中书令),却“家无积蓄”。故旧劝他聚财,他回答说:“人遗嘱子孙以财。吾遗之以雪白”——真可掷地做金石听!  能够正是“无私”、不贪而心怀磊落之故吧,徐勉的诗也往往写得雍容平远、穆如清风。《昧旦出新亭渚诗》正具有这一特色。此诗作于齐代,诗人正任临海王署都曹。时令照样春日的破晓,诗人则早已驱车在建康心安的新亭路上。与他“结轸”同游的,还有写过“余霰散成绮,澄江静如练”名句的诗人谢朓。读十足诗可知,这首诗所描述的,主要是驱车出游新亭渚所见的景物。诗人的欢悦之情,益似全从这美益的风物中引发。也许,一片风景就是一栽情感。景是各人性格和情趣的返照。它们会因贯注的情趣迥异,各见一栽境界。徐勉这首诗,望来正是他的性格和情趣的返照。前文说过,诗人造官耿介而心怀磊落。于是,他在不都雅览新亭之景时,所吸收的意象,不论是映日的山花、照样枫林杳霭、参差黄鸟,都带有一栽安详、清和与幽雅之态,组成了一栽清亮怡人的舒快之境。这一诗境中,吾们正是感受到了诗人一切的平安、娴雅的情趣。就这一点望,徐勉的这首诗,很挨近于晋人陶渊明的诗风。

    热点文章

    最新发布

   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