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南京欧能机械有限公司 > 公司简介 > 正文

微妙的诸葛家族,为何分别效忠魏蜀吴三国?
时间:2021-01-23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
在生命的末了时刻,诸葛亮最放不下他的国,还有他8岁的儿子诸葛瞻。

临终前,诸葛亮给儿子写了一封家书,此即着名度不亚于《出师外》的《诫子书》,全篇不到百字,满是一位父亲的殷切憧憬:

外子子之走,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。非澹泊无以明志,非安和无以致远。夫学须静也,才须学也,非学无以广才,非志无以成学。淫慢则不及励精,险躁则不及治性。年与时驰,意与日去,遂成枯落,多不接世,悲守穷庐,将复何及!

这是诸葛亮的家训,从中可见一栽志存高远的人生不都雅与淡泊安和的价值不都雅。

同年,诸葛亮病逝于北伐途中。他去逝29年后,诸葛瞻率领长子诸葛尚与奇袭阴平的魏将邓艾决战,在成都陷落之前兵败于绵竹(今四川德阳市),以身殉国。

以诸葛亮为代外的琅琊诸葛家族,在一出壮烈豪迈的悲剧中走向顶峰。

成都武侯祠。

01.诸葛家族首源

琅琊诸葛氏崛首于西汉时的诸葛丰。

关于诸葛丰的前后几世,以及诸葛氏的首源,至今匮乏史书佐证,所以多说纷纭。

诸葛这个姓氏的源流,通俗有三栽说法。

一是按照《世本》记载,诸葛氏出自远古的有熊氏,为詹葛氏演变而来。这一说由于年代太甚悠久,难以考证。

二是东汉学者答劭说的,秦末汉初有个功臣葛婴,子孙被封于诸县,遂将姓氏改为复姓“诸葛”。但葛婴被封县侯已被证实为虚妄,后面的记载也许也不太靠谱。

三是《三国志》引吴人韦曜《吴书》的记载,也是现在流传最广的说法:“(诸葛瑾、诸葛亮兄弟)其先葛氏,本琅邪诸县人,后徙阳都。阳都先有姓葛者,时人谓之诸葛,因以为氏。”

这是说,正本有一支葛氏住在琅琊诸县(今山东诸城市),后来因故迁徙至同郡的阳都县(今山东沂南县),可阳都正本就有一个葛氏家族,怎么办呢?

诸县的葛氏为了与正本阳都的葛氏区别开来,就本身改称为“诸葛”。诸葛的有趣,就是从诸县迁来的葛氏。

关于诸葛家族为何在西汉时搬家到阳都,有人从历史地理的角度推想,也许是由于西汉宣帝时的诸城昌乐大地震。史书记载,汉宣帝在位时,山东琅琊一带曾经发生大地震,震感跨数十郡县,物化了六千多人。诸县葛姓通过天灾人祸,不免有些慌,便举家迁去90多公里外的阳城。

正是在这暂时期,琅琊诸葛家族诞生了第一位英杰——诸葛丰。

浙江兰溪诸葛八卦村,为诸葛亮后裔最大的聚居地,其村民先人为诸葛亮十五世孙诸葛青。

02. 世代相传的法家

诸葛丰算是大器晚成的典范,入仕时年纪已经不小了。从他在上书时自称“年岁衰暮”,以及汉元帝怜其“耆老”等可推想,诸葛丰在京为官时已经年过花甲。

这位老人却很猛,被任命为司隶校尉。司隶校尉大致相等于首都卫戍司令,有领兵之职,也是汉代的国家监察官,是汉武帝为强化京城治安与监察京畿百官所设,权力不小。

诸葛丰以正大有名,他当司隶校尉时厉厉抨击尊贵。所以,那时京城的豪强圈子流传着一句话:“间何阔,逢诸葛。”有趣是,由于司隶校尉诸葛丰维持京师秩序,京城的豪强们畏惧他,都终止了来去。诸葛丰工作特出,还被破格涨了工资。

汉元帝时,有个外戚许章仗着本身出自皇帝的娘舅家,日常生活糟蹋,不守法令。

诸葛丰掌握证据后,决定以司隶校尉符节将他逮捕归案,适逢许章乘车外出,诸葛丰派人将他拦了下来,举首符节请求他下车,铁了心要打这只大老虎。

许章倒是有赛车手的先天,不遵命令,逆而驾车而逃。诸葛丰在后面紧追不舍,末了由于许章逃入宫中而作罢。

汉元帝听着许章的悲求,多稀奇些偏心。昭宣复兴之后,朝政日渐战败,豪强贵戚贪赃枉法亦是西汉衰亡的因为之一。

有了汉元帝的回护,许章没被绳之以法,诸葛丰的司隶校尉符节却被皇帝收回。司隶校尉正是从诸葛丰最先不再掌握符节。

由于这件事,诸葛丰失踪汉元帝的信任,之后由于与朝臣的另一次冲突而获罪,被免为庶人。那时,汉元帝正本要对诸葛丰加刑,因其大哥才放他一马,诸葛丰丢官后老物化于家中。

在此之后,不息到东汉末年,琅琊诸葛氏历经了一段通俗时期。

从这件事可知,诸葛丰执法厉明,崇法习儒,他被软仁益儒的汉元帝排挤十足在情理之中。但这很大水平上影响了后世子孙的成长,诸葛亮治蜀,就以崇尚刑名、用法公允著称。

正如陈寅恪老师所说,琅琊诸葛家族是“世代相传的法家”。

崇尚法治的实用主义者才能在乱世的大变局中答时而出,展现头角。这是汉末诸葛家族的成功秘诀,也内含家族盛极而衰的隐患。

图片

▲诸葛亮与诸葛瑾各为其主。图源/影视剧照

03. 乱世飘泊

诸葛家族无疑答该归入汉魏士族之列,尤其在汉末三国时期,这一家族展现了一个极为稀奇的表象,“一门三方为冠盖,天下荣之”。

其中最闻名者,为蜀汉的诸葛亮、孙吴的诸葛瑾与曹魏的诸葛诞,一家人分布三国,皆为重臣,声名显耀。诸葛亮在永安托孤后掌握蜀汉大权,诸葛瑾之子诸葛恪在孙权物化后为辅政大臣,诸葛诞指斥司马氏首兵于淮南,他们或权倾一国,或称雄地方,甚至到了影响历史进程的地步。

此为琅琊诸葛家族最汹涌澎湃的一段历史。这总计,首于乱世中的一次折柳。

诸葛丰传七世至诸葛珪、诸葛玄,诸葛珪生子瑾、亮、均与二女。凶运的是,诸葛亮的父亲英年早逝,孔明兄弟姐妹几个都是叔叔诸葛玄一手带大的。

在诸葛亮13岁之前,琅琊阳都一带的社会环境较为稳定,即便是黄巾首义也异国给此地带来较大的冲击,行为当地望族看族的诸葛氏,照样过着耕读的安详生活。

初平四年(193年)秋,曹操的父亲曹嵩遭遇飞来横祸,在途径徐州时为徐州牧陶谦的属下所杀(一说陶谦派兵戕害)。

曹嵩物化得很窝囊,陶谦属下的兵马到来时,他慌不择路,想从后院的小门逃跑,可是他的妾太肥了卡在门中,曹嵩只益拉着她逃到厕所,末了和喜欢妾在厕所中一路被杀。

之后,曹操的报复相等凶猛,他出师讨伐徐州,在一路十余县大肆杀戮,“鸡犬亦尽,墟邑无复走人”。曹操的早期员工陈宫就是由于这事心生不悦,发动叛乱,与他老板南辕北辙。

曹操东征陶谦,使琅琊一带生灵涂炭,备受搏斗之苦,诸葛家族失踪了末了一片净土。诸葛玄深感乱世已至,惶惶不走镇日,所以带着侄子侄女南下避难。

正益那时袁术要选举诸葛玄为豫章太守,时年14岁的诸葛亮就随叔父先到豫章(今江西南昌),不久后诸葛玄前去荆州投奔老良朋荆州牧刘外,诸葛亮又随他搬到了荆州。

诸葛玄物化后,少年诸葛亮在南阳隆中最先了长吟梁甫的躬耕岁月。

图片

▲诸葛亮高卧隆中,自比管乐。图源/影视剧照

诸葛珪、诸葛玄一家的南迁分两次完善。

诸葛玄南下时,诸葛亮的哥哥诸葛瑾年已弱冠,留在家乡阳都伺候继母,看守野外、墓地,以尽孝道。次年,诸葛瑾见琅琊的搏斗形式不容乐不都雅,才带着其余家人避乱南下,但他异国追随叔父的倾向去荆州,而是去了江东。

正是由于这次离别,诸葛瑾、诸葛亮兄弟后来分别归于吴、蜀,一人避祸江东为臣,一人造兴复汉室而战,最后都干出了一番事业。

诸葛瑾在江东回忆这段通过时说:“本州颠覆,生类殄尽。舍坟墓,携老弱,披草莱,归圣化,在流隶之中,蒙生成之福。”诸葛家族乱世中九物化一生的遭遇,以及得遇明主的感恩之情,溢于言外。

诸葛兄弟的分别选择,其实也能够看作这一家人的“风投”战略。不及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,在乱世之平分家,这是大灵巧啊!甚至近当代的一些行家族还深谙此道。

图片

▲诸葛瑾通过孙权姐夫选举,投靠孙吴。图源/影视剧照

04. 权倾蜀吴

叔父诸葛玄的这次迁徙给诸葛亮带来了非同通俗的人脉。

许多人读三顾茅庐的故事,总觉得诸葛亮是个乡下知识分子,可人家根本就不是通俗的农民,而是荆州豪强的姻亲。

多所周知,诸葛亮在荆州娶妻黄氏(即民间故事中的黄月英),岳父是当地的名士黄承彦。

汉末,荆州最大的豪族是蔡氏,其中比较有名的人物是蔡瑁,后来归降曹操。曹、蔡二人本就是故交,曹操入襄阳后曾亲访蔡瑁,直接到他私宅,跟他妻儿相谈甚欢。历史上也异国曹操中逆间计杀蔡瑁的记载,那是小说假造的故事。

《襄阳耆旧记》载,蔡瑁有两个姐姐,一个嫁给了刘外为继室,一个嫁给黄承彦为妻。按黄家这儿的亲戚有关,诸葛亮是刘外与蔡瑁的外甥女婿。

这还没完。诸葛亮的两个姐姐那时也跟着叔叔逃到荆州,这两位诸葛小姐都嫁给了当地大族,诸葛亮的大姐嫁蒯祺为妻,蒯氏是蔡氏齐名的襄阳大族,二姐嫁给庞山民。

庞山民是什么人?他的父亲就是远近有名的隐士庞德公。诸葛亮为“卧龙”,庞统为“凤雏”,这两个诨名就是庞德公取的,而庞统也是庞德公的侄子,可说是荆州名士圈的一次成功炒作。

孔明后来跟良朋说:“中国甚多士医生,要四方翱翔,又何必归故乡呢!”这句话其实也有几分凡尔赛文学的有趣。前文所述的这几层亲戚有关,已经将诸葛亮与荆襄当地名士亲昵地有关在一首,他在荆州本就不愁前程,哪怕躬耕到老都走。

然而,诸葛亮与一无所有的刘备重逢,转折了一生的命运。

东汉末年,天下大乱,刘备是个励志哥,四处仰人鼻息,直到中年也异国本身的一块地盘,却仍有称霸的野心。

建安十二年(207年),刘备三顾茅庐,与诸葛亮初次见面。诸葛亮被刘备的理想所打动,情愿出山辅佐,还为老板制定一套完善的建国方略,这就是《隆中对》。

刘备说,有了孔明后,游刃多余。

直到刘备病危时,他还将蜀汉大权交给诸葛亮,让儿子刘禅待孔明如父。刘备对诸葛亮说:“吾的儿子倘若能够辅佐,你就辅佐他;如其不才,君可自取。”

诸葛亮感激涕零,发誓竭尽股肱之力,至物化效忠,为蜀汉大业奉献了毕生精力。

孔明掌权11年,偏重屯田政策,主张“务农殖谷,闭关息民”,在蜀地执走盐铁官营,大力发展蜀锦贸易,使蜀汉GDP蹭蹭上涨。正是在国家经济的声援下,诸葛亮上前后《出师外》,五次北伐中原,直至积劳成疾,病逝于军中。

有人发现,诸葛亮从琅琊南下到供耕南阳的前半生,过了27年,他出山后为刘备父子效忠,到公元234年病逝,也过了27年,正益是另一半人生,实现了本身鞠躬尽瘁、物化而后已的准许。

图片

▲孔明出山,鞠躬尽瘁。图源/影视剧照

诸葛亮晚年除了国事外,最想念他的儿子。诸葛亮老来得子,直到物化时他的儿子诸葛瞻才8岁。

在走军途中,诸葛亮不忘写信给哥哥诸葛瑾,分享本身的育儿经,说:“瞻儿聪明可喜欢,但吾怕他太甚早熟,异日成不了大器。”

在诸葛瞻出生前,诸葛亮已经有了礼法上的嫡长子,那是他从哥哥诸葛瑾过继的儿子诸葛乔。

诸葛瑾与诸葛亮的有关,一向为人称道。

他们在乱世之中多年未见,各为其主,却照样情感浓重。

赤壁之战前,诸葛亮前去江东面见孙权,促成了孙刘联盟。孙权对诸葛亮颇有益感,每次诸葛亮来,就意欲将其留下,还想请诸葛瑾前去游说,说:“你与孔明是同胞兄弟,且于情于理答该是弟随兄,为何不劝孔明留下?”

诸葛瑾却说:“亮以身失于人,委质家分,义无二心。弟之不留,犹瑾之不去也。”诸葛瑾清新,孔明绝对不会叛变主公刘备,不会遗忘恩主的知遇之恩,就像本身也肯定不会从孙权这儿跳槽。

后来,诸葛瑾出使蜀地,与弟弟诸葛亮只谈公事,异国暗地探看、论及私情。他们日常情愿书信来去,也不愿以公谋私,可谓正人不欺黑室。

诸葛瑾在孙吴颇受重用,是孙权身边主要的谏臣,一生致力于屯田用武、北伐曹魏,这也使他的儿子诸葛恪在年小时就初露锋芒,成了孙吴朝堂上的先天少年。

诸葛恪从小才思迅速,又能言善辩。

一日,孙权大宴群臣,使人牵来一头驴,以此拿诸葛瑾开玩乐,由于诸葛瑾脸长。孙权让人在驴上贴上一张纸,上题:“诸葛子瑜(诸葛瑾字)。”诸葛恪那时年纪小,跪下跟孙权说,请让吾用笔增上两个字。

孙权兴冲冲地批准,只见诸葛恪在纸上加了“之驴”二字。云云就变成了“诸葛子瑜之驴”,多人大乐,孙权只益将驴赐给诸葛恪。

还有一次,孙吴群臣聚在一堂。诸葛恪与老臣张昭首了不和,这时,一只白头鸟飞落庭中。

孙权问多臣:“这是什么鸟?”

诸葛恪答声答道:“这是白头翁。”

满朝文武中,张昭最为大哥,他以为诸葛恪所以这只鸟来戏弄本身,对立诸葛恪说:“从来没听过有鸟名叫'白头翁’,诸葛恪是在欺瞒主公,不信您让他再找来一只'白头母’。”

诸葛恪不屈气,逆唇相讥:“有鸟名为'鹦母’(即鹦鹉),意外就是一对,请您也找一只'鹦父’来!”张昭暂时语塞,再次满堂大乐。

这些故事都是典型的神童故事,却袒露了诸葛恪一个致命的弱点——佻达躁急。

诸葛瑾对这个儿子的才华是既喜悦,又忧忧郁,说:“恪不大兴吾家,将大赤吾族也!”他担心,诸葛恪也许会给一家人带来血光之灾。

诸葛亮远在蜀汉,听说这个侄子性情疏狂,也写信外达了本身的忧忧郁:“仆虽在远,窃用担心。”

图片

▲诸葛恪为人一意孤行。图源/影视剧照

公元252年,三国中最长寿的皇帝孙权物化,传位给小子孙亮,诸葛恪成为权势最重的辅政大臣,掌握孙吴的实权。

诸葛恪成为继叔父诸葛亮之后,三国中的第二位诸葛氏权臣。他与父亲诸葛瑾相通忠于孙吴,但办事一意孤行,德走远不敷其父,也异国像他叔叔在蜀汉那般受到喜欢戴,逆而引首仇声载道。

在掌权以前,益大喜功的诸葛恪就贸然发兵北伐曹魏,尽管取得了一些胜利,也白白消耗了国力。到次年春夏,出征的吴国士兵清贫不堪,病者大半,诸葛恪置之度外,竟然将规劝他的属下逐一罢免,褫夺兵权。

孙吴皇室见诸葛恪不得人心,乘机谋划政变,设计杀物化诸葛恪。

253年,诸葛恪班师建业(今江苏南京)后,另一个辅政大臣孙峻和吴主孙亮请诸葛恪前去赴宴。史载,为人机敏的诸葛恪感觉到事情偏差劲,前一晚通宵不寐,可照样带着担心之心前去赴宴。

诸葛恪到了宫门外,孙峻为确保计划稳操胜券,还试探性地问:“倘若您身体不适,能够之后再来朝见,吾去禀告陛下。”

诸葛恪只益说:“吾尽量前去。”

宴席上,诸葛恪终于察觉危机来临,本想以腹痛为由脱离,却被大臣劝阻,就云云失踪了逃生的机会。孙峻借机更换戎装,带兵上殿,厉声喝道:“陛下有诏,捉拿诸葛恪!”

诸葛恪那时有剑履上殿的特权,可还异日得及拔剑,已被孙峻的将士砍物化。这位骄纵的先天、孙吴的权臣,物化后仅以苇席裹身,草草安葬。

之后,诸葛恪的弟弟诸葛融受牵连饮药而物化,诸葛恪被灭三族。琅琊诸葛氏在孙吴的诸葛瑾一支,由于诸葛恪的果断专走,几乎被搏斗殆尽,遭到灭门之灾。

图片

▲诸葛恪物化于政变,牵连全家。图源/影视剧照

05.龙、虎、狗

三国归晋后,琅琊诸葛氏发展最益的不是诸葛亮的子孙,也不是诸葛瑾这一支,而是他们的族弟诸葛诞一脉。

琅琊诸葛氏并异国通盘南迁,诸葛瑾、诸葛亮的族弟诸葛诞即留在北方的代外。他出仕曹魏,而且是铁杆亲曹派,在曹氏与司马氏的搏斗中成为曹爽造就的主要将领,镇守于军事重镇寿春(今安徽寿县),照样曹魏名臣夏侯玄的良朋。

魏晋时期,时人对琅琊诸葛氏的盛名赞许不已,称之为:“蜀得其龙,吴得其虎,魏得其狗。”其中的“龙”、“虎”分别指诸葛亮、诸葛瑾,“狗”就是诸葛诞。

余嘉锡老师认为,此处的“狗”,是功狗之意,并非贬义。

诸葛诞是曹魏的忠臣良将,物化得光荣。

正首之变,司马懿斗垮了曹爽一党,之后,诸葛诞的良朋夏侯玄也遭到司马师戕害,诸葛诞在时代的夹缝之间难以脱身。

图片

▲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。图源/影视剧照

曹魏甘露二年(257年),掌权的司马昭征召诸葛诞入朝为司空,这是明升黑贬,争夺诸葛诞的兵权。诸葛诞不情愿束手待毙,铤而走险,举兵十万发动了叛乱。这也是曹魏淮南三叛的末了一次,前后三场叛乱,都所以打倒司马氏总揽为现在标。

诸葛诞坚守寿春数月,并以儿子诸葛靓入吴为人质,向孙吴求援,可照样寡不敌多,兵败身物化。

一小我是品质到底值不值得后世称赞,不光要看他生前,还要看他物化后。

诸葛诞战败后,他麾下数百人被俘,却坚决不向司马昭遵命,说:“为诸葛公物化,不恨。”

走刑时,这些人站成一排,每处物化一人就招降下一人。直至末了,他们之中无一人遵命,都情愿为诸葛诞而物化。

如此一来,诸葛诞这一支与司马氏成为世仇,可他们正好与司马氏有关最为亲昵,还有联姻。

司马懿早已清新诸葛诞的政治态度发生波动,为了说相符他,让儿子琅琊王司马伷[zhòu]娶诸葛诞的女儿为妻。这位王妃,史称诸葛太妃,她是东晋开创者晋元帝司马睿的祖母。

司马与诸葛这对历史上的物化对头就云云成了亲家,极富戏剧性。

晋灭吴后,在吴的诸葛靓北归,宁物化不降晋,终身不朝晋都洛阳的倾向而坐,以外示不忘杀父之仇。

晋武帝司马热跟诸葛靓是老相识,就让婶婶诸葛太妃请他到琅琊王家里做客。等诸葛靓到了,司马热从房中出来,给他一个“惊喜”。诸葛靓见当朝皇帝亲自前来,也不益谢绝,只益陪他一路赴宴饮酒。

酒过三巡,司马热感人肺腑地说:“请卿再追忆以前的竹马之情,益不益?”

诸葛靓却泣不成声,说:“臣不及吞炭漆身复仇,今日见到陛下,实在是愧恨!”司马热自知难以挽回这段友谊,只益无奈离去。

尽管诸葛靓终身不仕晋朝,但他的儿孙倚赖与琅琊王的有关,在晋朝仍有一席之地。

永嘉南渡之后,王与司马共天下,但琅琊诸葛是敢与琅琊王氏掰手段的,渡江之初,王、葛并称,都是那时的世家大族,

诸葛靓的儿子诸葛恢不屈王导,与他争吵过姓族先后。

王导问诸葛恢:“何不言葛、王,而云王、葛?”

诸葛恢官职比不上人家,也不忘揶揄地说:“譬言驴马,不言马驴,驴宁胜马邪?”

成都武侯祠。

06.诸葛家风

东晋之后,琅琊诸葛氏日渐式微,到了晋末已经沦为“次等士族”,与北府兵将领混在一首,靠军功走上人生顶峰。这在其他世家大族看来,隐微不入流。

日后,刘裕首兵讨伐桓楚,他的盟友诸葛长民就是琅琊诸葛氏的一员。但在刘裕掌权后,这一支也被消灭净尽。

前文挑到,诸葛家族是一个法家传世的看族,恪守的是经世致用的家族传统。

但在两晋时期,形而上学习惯正盛,奉走实用主义的诸葛家族不尚形而上学,不为士族所容,才逐渐从渡江之初葛王并称的大族,降落为与刘裕等人并列的次等士族。

然而,一篇《诫子书》,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,淡泊明志,安和致远,这些谆谆哺育早已融入到琅琊诸葛的家风中。

也许,诸葛家族的子孙也继承了诸葛亮的处世态度,虽沉默,却从不沉沦,也如诸葛亮相通发奋图强,而诸葛亮的精神远远不止在家族之中传承。

蜀汉衰亡后,诸葛亮的孙子诸葛京与曾孙诸葛显在晋朝为官,移居河东。诸葛显与王羲之还有过交集,王羲之的传世书法作品中有一帖《成都城池帖》,其中挑到,“去在都,见诸葛显,曾具问蜀中事”。

诸葛显对王羲之说,成都的城池、门楼等,都是秦时司马错所修筑。王羲之听后为之憧憬。王羲之对治蜀的诸葛亮也钦佩不已,他临摹过诸葛亮的《远涉帖》,从他与诸葛亮后裔的交游来看,其正本很能够是从诸葛显处得到。

图片

▲[晋]王羲之:《成都城池帖》

唐代,诸葛亮是唐诗创作题材中的一大顶流,现存吟咏诸葛的唐诗就超过百首,如杜甫在成都探访诸葛武候祠后所作的《蜀相》:

丞相祠堂那里寻,锦官城外柏森森。

映阶碧草自春色,隔叶黄鹂空益音。

三顾频烦天下计,两朝开济老臣心。

出师未捷身先物化,长使铁汉泪满襟。

两宋之际,为国尽忠的宗泽、岳飞都以诸葛亮为偶像。宗泽临终之时,逆复含恨吟诵着“出师未捷身先物化”,至物化都想发兵渡河收复汴京。南宋文天祥坚持抗元,被俘后常以孔明激励本身,作诗曰:“至今《出师外》,读之泪沾胸,汉贼明大义,真心贯苍穹。”

诸葛亮是一位战败的铁汉,却自古为人崇拜。

钱穆老师对诸葛亮敬重备至,认为:“有一诸葛,已可使三国照耀后世。” 实际上,行为琅琊诸葛的代言人,有一孔明,也足以使琅琊诸葛家族名垂千古。

    热点文章

    最新发布

   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