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南京欧能机械有限公司 > 经典案例 > 正文

被遗忘的折家将,威震西北200年
时间:2021-01-23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
民间家喻户晓的《杨家将》故事中,杨令公(杨业)的夫人佘太君,在外子与儿子战物化沙场后掌管天波府,以百岁高龄挂帅,率领十二寡妇出征。

佘太君的事迹大都为虚拟,但历史上确有其人。

史学家认为,杨业的妻子是永安军节度使折德扆[yǐ]之女,她为人机敏智慧,曾配相符杨业立下战功。

佘太君,答作折太君,文学作品以讹传讹,创作了一位巾帼铁汉。

她的背后是一个历史上实在存在的,北宋一连最悠久且唯一永远世袭知州的将门家族——府州折氏。

图片

▲折太君的外家府州折家将,忠勇喜欢国之心不失神于杨家将 图源/影视剧照 

1

折家祖籍云中(今山西大同),是一支党项豪族(一说是党项化的鲜卑人)。

唐末,折氏徙居府州,世代尚武,独霸一方,兴首于今陕西榆林市神木县、府谷县与内蒙古准格尔旗一带,即唐代的麟、府、丰三州,与后来的西夏竖立者李氏(拓跋)家族颇有恩仇,跟契丹也是世仇,相喜欢相杀好众年。

府州折氏的第一位领袖,是唐末藩镇折宗本。他与当时大无数地方豪强相通,在战乱中捞到了第一桶金,被唐朝任命为都知兵马使,执掌振武军,领绥(今陕西绥德)、麟等州,割据于陕北一带,号太山公。

从折宗本到儿子折嗣伦,再到孙子折从阮,折氏家族世居府州(今陕西府谷),三代人奠定了世袭藩镇的基础,并在五代十国中永远倚赖于中原政权,成为西北边境的屏障。

府州这个地方,是一个蕃汉混居的西北边地,东濒黄河,北临草原、大漠,南瞰河西诸州,恰好位于北宋、辽与西夏的边界,西、北、东三面受敌。府州东面有黄河天堑阻隔,常孤悬于西北,为宋朝阻截“西北二虏”东进南下的军事要冲。

图片

▲五代十国时,折家将兴首于府州 图源/中国历史地图集 

契丹人频繁打到府州就打不动了。这边离契丹的地盘虽近,但周围道路崎岖,众为山峡幼道,对骑马作战的契丹人极为倒霉,而折氏能征善战,也不是好惹的。

折氏传到折从阮这一代,中原的后晋政权把他们给卖了。儿皇帝石敬瑭将燕云十六州割让给辽国,这笔营业把河西之地也算在内。

契丹想趁机将众年未占有的府州纳入囊中,强走迁徙河西之民,请求折氏迁去辽东。折从阮不愿向契丹奴颜媚骨,反而据险自守,与契丹人物化磕,使府州照样在中原王朝的限制周围中。

此后,折氏历仕后晋、后汉、后周,并在赵匡胤代周建宋后继而归附宋朝。宋代的折家军清淡是从五代十国的折从阮算首,即史书中所说的,“自从阮而下,继生名将,世笃忠贞,足为西北之捍,可谓无负於宋者矣。”

在宋代,同样出自党项族的西夏李氏称帝建国,首兵反宋,竖立了一个长达189年的西北政权,而府州折氏却为宋尽忠,成为了大宋西北边境的“守夜人”。

生存照样熄灭,有差别的选择,他们都被历史铭记。

2

折从阮之子折德扆,即杨业的老丈人,率领一家老幼归宋后,频繁与其儿子入朝觐见。

当时,折家的地位相等稀奇,近乎藩镇。宋太祖对主动投靠的他们予以优遇,准许折家“尔后子孙遂世为知府州事,得用其部曲,食其租入”。有趣是,折家从此世代为宋臣,可世袭为知州,掌管一州军政大权,当地的租税也行为折家的收好。

这其实是一栽以夷制夷的战略。西北习惯剽悍,天高皇帝远,宋朝行使折氏为“酋帅”统御府州诸蕃,只要折家听话,子孙代代为地方大员,享尽富贵,美滋滋。

但宋朝也对其进走肯定制约,如与其他州相通,在府州竖立通判进走监督,并掌握知州的任免权。折家的子孙倘若不称职也会被撤换,折家的第五代折继宣就由于有暴力倾向,“虐用威刑”,被朝廷撤换了,改用他弟继闵知州事。

府州折氏对赵家感恩戴德,情愿成为宋朝的西北长城。

图片

▲宋太祖画像

由于宋初采取“先南后北”的战略,宋太祖或招安,或兴师平息南方各政权,后来宋太宗倒是想收复北方的燕云十六州,但被辽军打败,骑着驴车狂奔回营。宋真宗时,宋辽又签定了澶渊之盟。

所以,宋代折家与辽军的正面冲突反而比五代时少。

其中一次正面交锋,发生在宋太宗至道元年(995年),辽国大将韩德威(丞相韩德让之弟)率大军犯边,向府州进军。

当时镇守府州的是折德扆之子、折太君的兄弟折御卿,他与父祖相通,是招架契丹的一代名将,曾收复西北十五处州县,使契丹闻风无畏。

韩德威是个搏斗狂人,担任西南面招讨使时众次率领辽军向党项族兴师,19年间打了9次,但每次都折半家颇为忌惮。在此前一年的子河汊之战中,韩德威大败于折御卿,辽军被折家军斩首五千,将领殉国20余人,亏损马匹上千。

这也是宋太宗津津笑道的一战。他本身打仗不太走,听说折御卿大破契丹后笑坏了,请求府州画地图进奏,像极了军情不悦目察室中年资深粉丝。

这一次,韩德威得知折御卿病重趁机来攻,本想报之前子河汊之仇,可折御卿带病上阵,吓得契丹人不敢容易进展。

折御卿的母亲听说儿子带病出征,想隐秘派人接他回家养病,折御卿却坚守前面,宁物化也不回头。

折御卿托人带话给母亲,这段话成了他的遗言:“家世受国恩,敌寇未灭,御卿之罪也。今临敌,安可舍士卒自便?物化于军中,盖其分也。为白太夫人,无念吾,忠孝岂得两全?”

吾将为国尽忠,请恕吾不克为母亲尽孝,这是折御卿的爱国之志。由于这番话,折家将为宋代文人所讴歌,也成为忠勇之将的榜样,而这正是折家将的家风。

此战,韩德威大军不敢贸然袭击而撤走,折御卿却由于延宕了治疗时间,倒霉病物化于军中,年仅38岁。

图片

▲折家将代代为宋镇守边疆 图源/影视剧照

3

澶渊之盟后一百众年的时间里,折家军与辽的战事徐徐归于稳定。

西北真实的胁迫,是与折家手足专一的西夏党项人。

西夏李氏(拓跋氏)与府州折氏的恩仇能够追溯到中唐。

当时,一片面党项族受吐蕃的强制而东迁到今陕、蒙、晋交界地带,而其中最富强的两支就是拓跋氏与折氏。唐末乱世,他们各自割据一方,靠给唐朝打工得到一块地盘,招聚州境部族,成为并立的藩镇,不息一连到宋代。

北宋时,西夏首兵叛宋,折家军却为大宋而战,相通族源的两个家族在宋夏搏斗中众次交手。

宝元元年(1038年),李元昊称帝竖立西夏后,不息发动了三川口、好水川等战役,大获全胜。这暂时期,年方二十的折继闵袭职为府州知州,添入宋军招架西夏的搏斗。折继闵是宋代折家将的第五代,也是第七任折氏府州知州,在职期间大幼三十余战,战功赫赫。

在第一次宋夏搏斗中,宋军兵败如山倒。李元昊在好水川大胜之后,乘胜追击,引兵攻打麟、府、丰三州,围攻麟州长达31日,再转而攻打老冤家折家将镇守的府州。

折继闵的上司、管勾麟府路军马公事(这一地区的最高军事指挥官)康德舆太怂,在麟州围城后坚持闭门不战,畏敌不出。这样消极退守,注定无法退敌。所以,折继闵失踪臂上司的指使,倚赖府州城的地利机关积极退守,与西夏军大战。正是由于折家军的坚强招架,李元昊见攻打府州城无看,只好解围而去,没能再下一城。

府州保卫战后,折继闵在府州一带修建众个军事堡寨,为之后的宋夏搏斗打下了根基。

之后,世代忠于中原王朝的折氏,在宋夏搏斗中历经折继闵、折继祖、折克软、折克走、折可大和折可求共3代、6位知州,不息把守着大宋的西北大门,北防辽,西御夏,东抗金,直至北宋衰亡。

在《宋史》中,除了府州知州以表,折氏的唯一立传者为折从阮的六世孙折可适。

折可适是北宋折家的末了一位名将,活跃于北宋中后期的宋夏边境。他继承了折家将守土保疆的喜欢国传统,也传承了祖辈的仁义道德。

有一年,西夏再次犯边,折可适与另一个将领郭成一路兴师阻截。

战场上,郭成想把本身的马让给折可适,让他得以突围,折可适却说:“您家中还有双亲,先走吧!吾会以物化爱国!” 郭成带兵脱离后,其他部将赶到,才把战马分给折可适。折可适指挥属下分兵鏖战,特出重围,取得大胜。

战后,郭成向上级汇报,说这场大胜都是折可适的功劳。

折可适却说:“吾与郭成分兵而出,郭将军擒获二虏,吾的贡献比不上他。”

宋军主帅章楶[jié]大为感慨,说:“诸将都在争功,二位竟这样虚心。”

行为将门出身,折可适虽屡立战功、老成郑重,但在崇文抑武的北宋朝廷仍难免受到打压,每次偏见分歧,兴师倒霉,折可适总是背锅,被王文振等同僚众次诬告,频繁被贬。他一生守卫边疆,却敌不过朝中文人的只言片语。

宋代武将的哀剧命运,终将成为此后靖康之变的伏笔之一。

宋徽宗年间,61岁的折可适病逝于泾原总帅任上,折家将也走向末了的艳丽。

图片

▲宋朝重文抑武 图源/影视剧照

4

靖康之变中,折家军率部东进勤王,为守护大宋投入了两百年来积攒的通盘家底。

折家将第七代、末了一任府州知州折可求,带兵2万驰援太原。太原之战,宋军连战倒退,两名大将殉国,将领刘光世逃之夭夭,只有折可求坚阵物化守,打出血性,没给祖辈丢脸,却也所以耗尽了折家军的末了一丝力气。史书记载,这一战各路西北宋军,“十丧七八分”。

太原之战后,折可求璧还府州驻守,其子折彦文率领东进后剩下的数千麟府兵,在汴京退守战中血战到末了一刻。

西北的府州城在北宋衰亡、表无援兵的逆境下,陷入金与西夏的围困,折可求带兵物化守西北边境两年,于南宋建热三年(1129年)力尽降金。

降金十年后,折可求被金人毒杀。

南宋文人以幸灾笑祸的态度记载了此事,好似早已遗忘他在靖康之变中的起义。未必候,在文人眼中,一次选择就足以否定一幼我的一生。

图片

▲府州城困守众年,末了降金 图源/影视剧照

折可求物化后,府州城群龙无首,被西夏军攻占。西夏党项人对常年主办北宋西北防务的折家将恨之入骨,他们闯入折家,将折氏祖坟捣毁,开棺戮尸。

之后,留在北方的折氏后裔被金人远徙到山东,府州折氏至此不可避免地走向衰亡。

在南方,折可适之子折彦质随宋高宗南渡后,成为坚定的主战派,奉命在河南安放防线,一度位居中枢,本有期待恢复折家以前的荣耀。

但在秦桧独揽大权后,折彦质行为主战派受到陷害。他不畏尊贵,痛骂秦桧,被贬到海南岛。

从折从阮抗辽,到折彦质抗金,折家前后历经8代,父子兄弟前仆后继,镇守在风沙滔滔的陕北一角,出了4任节度使、12任知州,一连近200年,可谓满门忠勇,世代忠良。

今天为什么要讲折氏?

这个名将辈出的党项豪族,生在西北,长在西北,也战在西北。宋时,西北边境是宋辽金夏厮杀征战的修罗场,正如欧阳修在《边户》中所写的:

家世为边户,年年常备胡。

儿僮习鞍马,妇女能曲弧。

胡尘朝夕首,虏骑蔑如无。

重逢辄相射,杀伤两常俱。

在这个三面为敌的边境重镇,折氏将的祖训却是,以武立家,忠勇立世,效忠朝廷,浴血塞表。他们从宣誓效忠中原王朝的那镇日首,代代为将,坚守边疆,战至末了一城。

未必,吾们往往只看到了一个经济富强、文化蓬勃的宋朝,可那些暗藏在边缘地带负重而走的铁汉,才是谁人太平真实的守护者,也是太平幻灭后,英勇的反走者。

图片

▲岳飞与秦桧:主战派与信服派 图源/影视剧照

秦桧物化后,年迈的折彦质得到昭雪,从海南岛北归。在渡海时,他写下一诗:“日惊涛远拍天,飞廉几覆逐臣船。归舟陡顿能安详,便觉君恩更涣然。”(《北归渡海》)

他再也无法追随祖辈的身影,北上抗金了。

当时,折家将200年轰轰烈烈的光辉岁月,早已随风消逝。

参考文献:[宋] 薛居正:《旧五代史》,中华书局,1976[宋] 欧阳修:《新五代史》,中华书局,1974[宋] 司马光 :《涑水记闻》,中华书局,1989[宋] 李焘: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,中华书局,2004[宋] 脱脱:《宋史》,中华书局,1985戴答新:《折氏家族史略》, 三秦出版社,1989李裕民:《折氏家族钻研》,陕西师范大学学报(形而上学社会科学版)1998年02期薛正昌:《府州折氏家族析论》,西夏钻研2016年01期

    热点文章

    最新发布

   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