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南京欧能机械有限公司 > 经典案例 > 正文

一个情场浪子,凭什么被整体包养?
时间:2021-01-23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
作者|张先森

上回七夕,吾们聊到了“情歌王子”,“北宋词坛的方文山”秦不益看秦少游。

倘若说秦不益看是北宋青楼界第一喜欢豆,那么有一幼我一定不屈。

他就是柳永,因排走老七,又称柳七。

烟花场的妈妈和姑娘们,都会恭恭敬敬地叫他一声“七爷”。

在北宋填词届,七爷说第二,没人敢说第一。

倒不是说他的词有多益,而是他的粉丝量、歌弯传唱度,甩了别人不知几条街。后人一句“凡有井水饮处,皆能歌柳词”,可见柳永词的通走度。

图片

在被冯梦龙写进书里之前,坊间早就流传着一句顺口溜:

“不愿君王召,愿得柳七叫;不愿千黄金,愿得柳七心;不愿天神见,愿识柳七面”。

到底是个什么严害角色,居然连皇帝、黄金、天神在他眼前都是shi?

故事,还得从一千多年前的一场花魁大会说首。

01

1003年,钱塘。

20岁的柳永在父亲召唤下进京赶考,当时他还叫柳三变。

柳宜是南唐旧人,对后主李煜的才华钦佩不已,取《论语》之言给孩子首了一个名字,三变。

受老爸的影响,三变这孩子6岁作诗,12岁就立下鲲鹏之志,神童一个。

然而,当广大抱负重逢芳华期荷尔蒙,前者一触即溃。

赶考路上,柳三变途经钱塘城,也就是今天的杭州。

只见当时钱塘最大的青楼白玉楼前,不益看者如织。

凑近一看,哇,花魁大会!

台上的姑娘戴着口罩,纤纤素手弹着弯子,宛若天仙。

图片

重点是,姑娘唱的歌照样柳三变写的,一看就清新是真喜欢粉。

一弯唱罢,姑娘摘下面纱,颜值刹时秒杀全场。

正本她就是白玉楼的头牌,楚楚。

太美了,这谁能顶得住啊。

一个富二代跳上舞台,扬言要用4000两黄金把楚楚姑娘给赎了。

有钱就能够作威作福?柳三变不屈,上台与那人对峙。

可他摸了摸干瘪的钱包,只有20两,不益看多乐哭。

富二代:一个穷幼子,还想跟吾抢女人?

柳三变:论家产吾比不过你,可论文采吾绝对碾压你。

富二代被激怒:益!那吾们就填词夺魁,吾输了这姑娘归你,你若输了就给吾当仆从!

柳三变立马放出大招,现场吟诵一首《看海潮》,把台下的不益看多都听呆了。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这首词,别说是写杭州,就算放在一切写景词中,也是历史前三。

富二代压服口服,直接屏舍比赛。

一首词抱得美人归之后,柳三变把高考啊理想啊全忘了。

搂着姑娘哼着幼弯喝着幼酒,这才是吾想要的人生啊。

去你的科考。

02

山外青山楼外楼,多少青楼烟雨中。

就云云,柳永从钱塘到汴京一块儿飙车,年纪轻轻已然是轻车熟路的老司机。

来到当时的国际大都市汴京(即今开封),老司机一头扎进醉生梦死、醉生梦死的世界。

那能够是柳永人生中最忙碌的日子,自然不是忙着学习,而是忙着泡吧。

图片

就算在夜总会流连,柳永也不遗忘写作。

倚赖过硬的笔杆子,每次泡完吧,随意甩一首词出去,就能俘获全场女粉丝。

他的词,以方文山+周杰伦的速度红遍华语娱乐圈,多次荣获“汴京夜总会头牌顾客”荣誉称号,多次蝉联“十大劲歌金弯金奖”。

第一次参添高考之前,柳永的微博粉丝已经暴涨到200万,要清新当时京城的人口不过百来万。

25岁那年,柳永在多多粉丝簇拥下走进考场,那排场就跟今天家长送孩子高考似的。

能够是挑前交卷,或者无视对手,或者被人搞损坏,或者压根没看过教科书,吾们不得而知。

总之柳永的第一次高考,落榜了。

图片

正本姑娘们已经为他准备益的祝贺Party,效果KTV的VIP包厢内没人敢吱声,只有抑郁的柳永大杯大杯喝着“汴京啤酒”。

酒后吐真言,上头的柳永写下了他对落榜的愤慨:

黄金榜上,偶失龙头看。明代暂遗贤,如何向?未遂风云便,争不恣游狂荡,何须论得丧。才子词人,自是白衣卿相。

烟花巷陌,依约丹青屏障。幸有意中人,堪寻访。且恁偎红倚翠,风流事,平生畅。芳华都一晌。忍把虚名,换了浅斟矮唱。

这首《鹤冲天》大意是说,这次落榜是吾暂时失足,就算吾穿着素衣也是欢场贵人。芳华一瞬须尽欢啊,功名算个球啊,等吾喝够再说吧。

不意柳永这一失足,竟成了千古风流人物。

03

死路怒归死路怒,柳永也未能免俗,内心想的照样功名。

毕竟也算是个官二代,爷爷曾是沙县县长,没少为沙县幼吃文化的传播出过力;老爸不息做到工程水利部副部长,几个叔叔也都是公务员。

怎么能丢了家族的脸面?柳永乖乖下载了复习原料,决定再战考场。

31岁,柳永信念满满走进考场。

这一次,他一块儿过关斩将,杀入最终考核,并暂时吾感觉专门良益。

末了一关,是宋仁宗亲自审核名单,没题目就能够放榜。

他拿过进士榜一看:这就不就是谁人“忍把虚名换了浅斟矮唱”的柳永吗?

左右的太监答:皇上,正是此人,烟花场当红填词人柳永。

仁宗奥秘一乐:既要浅斟矮唱,还在乎这些虚名干嘛?照样去填词吧。

然后,划失踪了柳永的名字。

图片

图片

面对仕途失意,浪漫派李白高唱“抬天大乐出门去”,实干派杜甫呼吁“安得广厦千万间”,乐天派苏轼歌咏“千古风流人物”,喜欢国者陆游矮吟“位卑未敢忘郁闷国”,古惑仔辛舍疾感叹“可怜白发生”……

柳永也专门有态度,把本身的QQ签名改成了“奉旨填词柳三变”。

“你们快看啊,不是吾考不上,是皇帝不让吾当公务员,一定是怕当官泯灭了吾的才华。”

“从今去后,七爷吾出入青楼不是买醉,是奉皇帝的旨意走事,你们懂不懂?”

图片

欢场潜规则一旦有了“圣旨”做袒护,便更添肆意妄为了。

此后数年,柳永披着“奉旨填词”的外衣不息撩妹,在青楼填词届呼风唤雨,独孤求败。

04

“奉旨填词”的柳永,人生最先爽到飞首。

甭管多大的腕儿,都得像财神爷相通把柳永供着养着。

由于,他就是北宋娱乐圈的第一星推官。

凡是被柳永写进词里的姑娘,声名与身价倍涨,成为各大夜总会最抢手的红星。

当时京城的狗仔队把柳永的粉丝称为“柳条”,她们比今天的玉米、蜜蜂、胡椒们还要疯狂;媒体还把由柳永捧红的歌女称为“永女郎”,她们比今天的谋女郎星女郎冯女郎们还要红。

歌女们的梦想不是成为青楼头牌,也不是嫁入朱门,而是得到柳永的宠幸。

图片

细数那些年被柳永翻牌过的“永女郎”:

英英:

英英妙舞腰肢软,章台柳,昭阳燕。

——《柳腰轻》

秀香:

秀香家住桃花径,算天神才堪并。

——《昼夜乐》

心娘:

心娘自幼能歌舞,举意动容皆济楚。

——《木兰花》

酥娘:

酥娘一搦腰肢袅,回雪萦尘皆尽妙。

——《木兰花》

佳娘:

佳娘捧板花钿簇,唱出新声群艳伏。

——《木兰花》

图片

被柳永翻牌最多的是一位叫“虫虫”的姑娘(也叫虫娘),据说是当时京城最著名的歌妓。

就中堪人着重,最是虫虫。有画难描雅态,无花可比芳容。

——《集贤宾》

但愿吾、虫虫心下。把人看待,长似初相识。

——《征部乐》

虫娘举措皆温润,每到婆娑偏恃俊。

——《木兰花》

这只是冰山一角,还有许多睡过不留名的歌女,她们的颜值、才艺、性格都被柳永写进词中。

在柳永现存于世的200多首词中,歌妓词就占了70%。考虑到片面未成年读者,吾没敢把柳永飙车的证据放出来。

七爷不光笔杆子益,腰杆子也是棒棒哒。

图片

在那些落榜失意、干谒无门的日子里,柳永被歌女整体包养,入神于欢场不及自拔。

没钱了就写一首词,就能在豪华套房住上十天半个月;

生病了自然有仙女为他端茶送药,只要他为她写一首词。

只有醉梦中的歌声和舞姿,才是他暂时躲避残酷现实的轻软乡。

05

柳永是个矛盾体,由于他首终放不下功名。

声名在外,但那毕竟是虚名啊,本身照样是穷浪子一个,就像今天有粉丝有流量却找不到变现模式的创业者相通。

他的艳词在市井红尘中人人传唱,可回首去事他却黯然神伤:“一生赢得是凄苦,追前事,黑辛酸”。

40岁,柳永第四次落榜。

你丫就是政审不过关,再怎么考也没用。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也是这时,他跟老相益虫虫的情感也展现了裂痕。

想想也是,没钱哪个姑娘会物化心塌地跟着你?

一代情场行家,也有守不住喜欢情的时候。

看着虫虫离去的背影,想首以前李隆基和杨月亮的金銮殿去事,柳永伤别离中写下了传唱千年的《雨霖铃》。

图片

图片

寒蝉凄苦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都门帐饮无绪,贪恋处,兰舟催发。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念去去,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

多情自古伤别离,更那堪萧索清秋节!今宵酒醒那里?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此去经年,答是良辰益景虚设。便纵有千栽风情,更与何人说。

这能够是北宋至今最益的送别词。

别说《别离总要在雨天》《离歌》云云的苦情歌了,就算是李叔同的一弯《送别》,也异国《雨霖铃》的气质。

在那之后,柳永脱离了让他喜悦与不起劲交织的汴京,开启了长达十年的漂泊之旅。

他先后来到西北甘肃,四川成都,以及湖南湖北等地。

著名的《八声甘州》,就是在这暂时期写的。

图片

图片

对潇潇暮雨洒江天,一番洗清秋。渐霜风凄紧,关河萧索,残照当楼。是处红衰翠减,苒苒物华息。惟有长江水,无语东流。

不忍登高临远,看故乡渺邈,归思难收。叹年来踪迹,何事苦淹留。想佳人妆楼颙看,误几回、天际识归舟。争知吾,倚栏杆处,正恁凝愁。

柳永把写景乡愁、仕途失意、想念恋人和叹老悲秋这“诗词四大主题”融在短短百字中。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就连一向无视柳永写艳词的苏轼看完后,也不禁竖首大拇提醒了个赞。

当时的浪子柳永不会想到,命运还会向他掀开了一扇幼窗。

06

1034年,宋仁宗骤然良心发现,对那些一再落榜的文人放宽了录用条件。

天命之年,柳永得以捡了一个官来当,也颇有政绩,但由于在政治思维上“有瑕玷”,为官二十年首终得不到重用。

1053年,柳永与世长辞。

据说他晚年将家产都挥霍在了欢场,物化时穷愁落魄,颇为凄苦。

歌女们筹钱为他办了一场风光的葬礼,十里长街哭柳七。

之后每到清明时节,她们都会去墓地祭扫缅怀。

冯梦龙还在《喻世明言》中记载,“只见一片缟素,满城妓家,无一人不到,悲声震地”,可见以前“吊柳七”习惯的场面之大。

图片

图片

一个连《宋史》都找不到名字的人,一个许多人眼里的佻达之徒,为何如此受人喜欢戴?

柳永行为宋词早期的代外人物,他最特出的贡献就是进走词的革新。

在柳词之前,慢词,也就是长调,几乎异国人填。柳永掀首了长调的风潮,比如《看海潮》《八声甘州》等都是长调的精品。

后来的词坛大咖们,比如苏轼、秦不益看、黄庭坚,周邦彦等,都得感谢柳永,或者答该叫他一声祖师爷。

最主要的是,柳词艳而不俗,他将本身的崎岖命运写入艳情中,对歌女命运的关注和怜悯,似是白居易“同是天涯沦落人”的怜悯之心。

图片

图片

同样是浪子,古龙在弥留之际也只能心想,“吾那些女同伴怎么没一个来看吾啊?”

而柳永则是另一番待遇,这也许是由于,当别人都当歌女是矮贱的做事、是一栽玩具,柳永却用由衷换真情。

这点上,起码比那些外貌上君子君子、暗地里无耻下贱的假君子强多了。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浮华的外衣下,柳词的精神内涵是底层乃至边缘人物的命运写照,一栽悲悯。

比如这首流传千年的《蝶恋花》,有情有歌有酒,却是对一生所喜欢的坚守,是一栽执着。

伫倚危楼风细细,看极春愁,黯黯生天际。草色烟光残照里,无言谁会凭阑意。

拟把疏狂图一醉,对酒当歌,强乐还无聊。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干瘪。

王国维甚至在《阳世词话》里把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干瘪”一句,喻为“人生三境界”之一。

在他看来,人生只有站得住立场,守得住初心,方能觅得见那“灯火衰退处”。

柳永的“守”在于守住了梦想,也守住了荣华,即使在封建社会里难为主流文化所容,但起码也曾在茫茫无际的星空中,短暂的闪烁过。

这放在今天,正好是许多人苦苦追寻的,某栽层面上的人营业义。

参考原料:

柳永《乐章集》

罗烨《醉翁谈录》、冯梦龙《喻世明言》等

葛藤宛《论柳永词中歌妓的现象特征》

(本文图片来自电视剧《书剑情侠柳三变》)

    热点文章

    最新发布

   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