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南京欧能机械有限公司 > 荣誉资质 > 正文

108 李商隐七律《一片》读记
时间:2021-01-24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
李商隐七律《一片》读记

(幼溪西)

一片

一片非烟隔九枝,蓬峦仙仗俨云旗。

天泉水暖龙吟细,露畹春众凤舞迟。

榆荚散来星斗转,桂花寻往月轮移。

阳世桑海朝朝变,莫遣佳期更后期。

会昌二年(842),李商隐复入秘书省为正字。这时的唐武宗信任并重用李德裕,朝政一度表现复兴局面,史称“会昌复兴”。这本是李商隐仕途发展的良机,然而这年十月,其母病故,旋“丁母郁闷居家”。三年之后的会昌五年(845)十月,李商隐再回秘书省做事。李商隐专门正视这个机会。从内容看,此诗作于会昌六年(846)春的概率较大。

首联:一片非烟隔九枝,蓬峦仙仗俨云旗。

非烟:《史记-天官书》:“若烟非烟,若云非云,郁郁纷纷,萧索轮囷(qūn),是谓卿云。卿云,喜气也。”后因以“非烟”指庆云,五色祥云。《序》(南朝-梁元帝):“夕看汤池,不都雅抬月之势;朝瞻美气,眺非烟之色。”

九枝:泛指一干众枝的灯。《伤美人赋》(南朝梁-沉约):“拂螭云之高帐,陈九枝之华烛。”《十五夜不都雅灯》(唐-卢照邻):“别有千金乐,来映九枝前。”《楚宫》(唐-李商隐):“如何一柱不都雅,不碍九枝灯。”

蓬峦:也叫蓬阁、蓬山、蓬莱等。均指道家的仙山。《送司马师长》(唐-李峤):“蓬阁桃源两责罚,阳世海上不相闻。”《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》(唐-李白):“蓬莱文章建安骨,中心幼谢又清发。”《长恨歌》(唐-白居易):“昭阳殿里恩喜欢绝,蓬莱宫中日月长。”《无题(相见时难)》(唐-李商隐):“蓬山此往无众路,青鸟殷勤为探看。”《无题(来是空言)》(唐-李商隐):“刘郎已恨蓬山远,更隔蓬山一万重。”

俨:俨然。《过乘如禅师萧居士嵩丘兰若》(唐-王维):“深洞长松何一切,俨然天竺古师长。”

云旗:以云为旗。《九歌-东君》(先秦-屈原):“驾龙辀(zhōu)兮乘雷,载云旗兮委蛇。”《送韦医生东京留守》(唐-王维):“云旗蔽三川,画角发龙吟。”《朝下寄韩弃人》(唐-耿湋):“花间焰焰云旗相符,鸟外亭亭露掌高。”

大意:蓬莱山上,祥云笼罩九枝灯,若隐若现,仙家仪仗似乎天上的云旗。(以仙家比皇家。“非烟”外示祥瑞。“九枝”外示华贵。“云旗”外示声势浩大。说的是大唐王朝祥云笼罩仪仗威厉。)

颔联:天泉水暖龙吟细,露畹春众凤舞迟。

天泉:天泉池。《邺中记》(晋-陆翙huì):“华林园中千金堤,作两铜龙,相向吐水,以注天泉池。”《题九州院双鹤》(唐-宋之问):“君门九重闭,中有天泉池。”《上阳水窗旬宴》(唐-张九龄):“现在游宴所,莫比天泉池。”

龙吟细:形容铜龙吐水声。《淮南子》:“龙吟而景云至,虎啸而谷风臻(zhēn到)。”《风》(唐-李峤):“带花疑凤舞,向竹似龙吟。”《送韦医生东京留守》(唐-王维):“云旗蔽三川,画角发龙吟。”《题庵壁》(宋-陆游):“风来松度龙吟弯,雨过庭余鸟迹书。”

畹:泛指园圃。《离骚》(先秦-屈原):“余既滋兰之九畹兮,又树蕙之百亩。”《因人话建溪旧居》(宋-杨亿):“露畹芜秽迷草带,雨墙阴湿长苔衣。”

大意:铜龙水哗哗流入天泉,泉水渐暖,露水润泽的花圃春风吹佛,百花如凤凰款款首舞。(“天泉水暖”似是在说朝廷重用人才,“露畹春众”似是在说民间人才济济。)

颈联:榆荚散来星斗转,桂花寻往月轮移。

榆荚:形似钱,色白成串,因以白榆或星榆形容繁星。《春秋运斗枢》:“玉衡分离为榆。”《古乐府-陇西走》:“天上何一切,历历栽白榆。桂树夹道生,青龙对道隅。”《大觉高僧兰若》(唐-杜甫):“香炉峰色隐晴湖,栽杏仙家近白榆。”《即夕》(唐-王初):“风幌凉生白袷衣,星榆才乱绛河矮。”

桂花:月中桂树。代指月。或银桂也可喻繁星。《舟中看月》(北周-庾信):“天汉看珠蚌,星桥视桂花。”《宴光璧殿咏遥山灯》(南北朝-陈叔宝):“杂桂还如月,依柳更疑星。”《明水赋》(唐-韩愈):“桂华吐耀,兔影腾精。”《和兵部郑侍郎省中四松》(唐-刘禹锡):“月桂花遥烛,星榆叶对开。”《益事近》(宋-范成大):“何待桂华相照,有人人如月。”

寻往:《重游楚国寺》(唐-赵嘏):“池塘春暖雁寻往,松桂树高人独来。”《白云岩瀑布》(明-陈堂):“酒罢津头寻往棹,轻风摇飏送归帆。”

大意:星斗转来榆荚飞,月轮移往桂花落。(写秋往春来,时间流逝。由于“龙吟细”导致“凤舞迟”,时间不等人。)

尾联:阳世桑海朝朝变,莫遣佳期更后期。

桑海:桑田,沧海桑田。《秋看兴庆宫》(唐-戎昱):“万事如桑海,哀来欲恸神。”《送毛仙翁》(唐-白居易):“几见桑海变,莫知龟鹤年。”《寄远》(唐-李商隐):“何日桑田俱变了,不教伊水向东流。”

佳期:美益时光,常指男女约会之期或婚期。《九歌-湘夫人》(先秦-屈原):“登白薠(fán)兮骋看,与佳期兮夕张。”《晚登三山还看京邑》(南朝齐-谢朓):“佳期怅何许,泪下如流霰。” 《宿青溪驿奉怀张员外》(唐-杜甫):“浩荡前后间,佳期赴荆楚。”

大意:阳世桑海沧田随时都能转折,不要将这大益时光延宕了。

李商隐是开成二年(837)登进士第,那时约25岁。现在是会昌六年(846),近十年以前了,李商隐还在下层作公务员。固然武宗的总的政策他是认可的,但本身并异国得到重用和抬举。此诗即外达作者急切焦灼的情感。这首诗用词专门讲究。首联说“一片非烟”“九枝华灯”“蓬峦仙杖”宛若“云旗”,都是颂词。然而“隔”字,黑示本身被“隔”在外边。颔联说“天泉水暖”,“露畹春众”似在赞颂朝廷的用人政策。然而“龙吟”尚“细”,“凤舞”亦“迟”。“细”“迟”二字透漏了作者对朝廷人事政策的不悦。颈联的有趣很浅易。就是春往秋来时不待吾。外达的是急切期待受到重用的情感。尾联精彩。说的是朝政无常,随时都能够转折,大益机会说没就没了。这个尾联本只是外达急迫的情感,却有的放矢。倘若这首诗是写在会昌六年春的话,也就是在这个春天的三月份,唐武宗病亡,旋李德裕遭贬。李商隐仕途的“佳期”真的“更后期”了。从组织上看,此诗前二联外达对那时朝廷政策虽大体一定但仍有不悦,后二联外达作者仕途急迫的情感。

    热点文章

    最新发布

   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