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南京欧能机械有限公司 > 荣誉资质 > 正文

B43 杜甫五律《赠陈二补阙》读记
时间:2021-01-24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
杜甫五律《赠陈二补阙》读记

(幼溪西)

赠陈二补阙

世儒众汩没,夫子独声名。

献纳开东不都雅,君王问长卿。

皂雕寒首急,天马老能走。

自到青冥里,息望白发生。

此诗或作于天宝十载(751)至天宝十三载间。时杜甫尚在集贤院期待朝廷安排。陈二或与杜甫相通,本也在集贤院期待,终于等到了补阙的职务。杜甫写诗祝贺。字里走间,酸甜苦辣,五味杂陈。

世儒众汨没,夫子独声名。献纳开东不都雅,君王问长卿。

世儒:俗儒。《赠丁翼》(魏-曹植):“正人通大道,无愿为世儒。”《读书》( 唐-柳宗元):“得意适其适,非愿为世儒。”

汨(gǔ):本义是治水,疏导。《说文》:“汩,治水也。”有“占有”、“息灭”的有趣。《日出入走》(唐-李白):“羲和,羲和,汝奚汩没于荒淫之波?”《江南杂题》(唐-张祜):“汩没非兼济,终穷是独醒。”《寄李十二白二十韵》(唐-杜甫):“声名从此大,汩没一朝伸。”

声名:名声。《赠周散骑兴嗣》(南北朝-吴均):“昔贤当路者,声名振华夏。”《奉赠王中允维》(唐-杜甫):“中允声名久,现在契阔深。”《宣上人远寄……》(唐-刘禹锡):“一日声名遍天下,满城桃李属春官。”

献纳:献言供采纳;指献言之官,献纳臣。《两都赋序》(汉-班固):“故说话追随之臣,若司马相如……之属,朝夕论思,日月献纳。”《留别曹南群官之江南》(唐-李白):“献纳少成事,归息辞建章。”《赠献纳使首居田弃人》(唐-杜甫):“献纳司存雨露边,地分清切任才贤。”

东不都雅:东汉洛阳南宫内不都雅名。明帝诏班固等修撰《汉记》于此,书成名为《东不都雅汉记》。章和二帝时为皇宫藏书之府。后因以称国史修撰之所。《皇夏笑》(北周--庾信):“南宫学已开,东不都雅书还聚。”《赋尚书》 (唐-李世民):“ 崇文时驻步,东不都雅还停辇。”《送分司陈郎中…》(唐-刘禹锡):“远取南朝贵公子,重建东不都雅帝王书。”

长卿:司马相如字。典“问长卿”。《史记-司马相如列传》:“上读虚伪赋而善之,曰:'朕独不得与此人同时哉!’得意曰:'臣邑人司马相如自言为此赋。’上惊,乃召问相如。相如曰:'有是。然此乃诸侯之事,未足不都雅也。请为天子游猎赋,赋成奏之。’上许,令尚书给笔札。……其卒章归之于撙节,因以风谏。奏之天子,天子大悦。……赋奏,天子以为郎。”(司马相如遇名主汉武帝。)

大意:俗儒众数声名湮没,而夫子您却独有“声名”。(吾还要不息期待,您能够往“补阙”了。)补阙这个职位是为了采纳所献之言,为了方便帝王咨询。(“问长卿”使人想到司马相如被汉武帝重用。“东不都雅”使人想到班昭被汉和帝重用续写班固的《汉书》。)

皂雕寒首急,天马老能走。自到青冥里,息望白发生。

皂雕:一栽暗色大型猛禽。《埤雅》:“鹰,似雕而大,暗色,俗呼皂雕。”《旧唐书-王志愔传》:“王志愔,博州聊城人也。少以进士擢第。神龙年,累除左台御史,添朝散医生。执法正大,百僚畏惮,时人呼为'皂雕’,言其顾瞻人吏,如雕鹗之视燕雀也。”  《城傍弯》(唐-王昌龄):“ 邯郸饮来酒未消,城北原平掣皂鵰。”《呀鹘走》(唐-杜甫):“强神非复皂雕前,俊才早在苍鹰上。”

天马:骏马的美称。《史记-大宛列传》:“初天子发书《易》,云'神马当从西北来’。得乌孙马好,名曰'天马’。及得大宛汗血马,好壮,更名乌孙马曰'西极’,名大宛马曰'天马’云。”三国魏阮籍《咏怀》之五:“天马出西北,由来从东道。”天马,大宛善马也,汉有《天马歌》。《管子》:“老马之智可用也。”

青冥:天空。《奉赠韦左丞二十二韵》( 唐-杜甫):“青冥却垂翅,蹭蹬无纵鳞。”《奉留赠集贤院崔于二学士》( 唐-杜甫):“青冥犹契阔,陵严不飞翻。”

大意:皂雕到了严冬才发急,天马尽管老了也还能奔跑。由于有了能够展翅遨游的天空,何必管头上白发丛生。

此诗前二联是赞陈二取得补阙的职位。那么众“世儒”(包括吾本身)都占有了,只有您获得这个职位。(有醉心意。)这个位子臣子能够献言,帝王方便咨询。您有点像班昭进了东不都雅,也有点像司马相如受到重用。下二联意蕴深切。颈联把陈二比作皂雕和天马,但用了一个“寒”字一个“老”字。望来陈二也不年轻了。也许也同杜甫相通,为了得到这个职位已经迂回十几年。现在不光老了而且“寒”了,已经“途穷了”。在这个时代,儒生要个位子有众难。您是幸运的,但也是穷尽力气的时候才得到。尾联说不论如何您照样得到了本身的“天空”,有了阳光自然要鲜艳固然时间短暂,有了天空自然要遨游固然白发日生。尾联算是勉励之辞。这首诗是写给陈二的。但犹如也寄寓了本身的感慨。本身也是“世儒”,本身也想像司马相如相通遇到本身的汉武帝,本身已经在长安十个岁首,本身参添过常举考试也参添过制举考试,本身干谒过众数达官贵人,本身还直接献赋甚至还受到皇帝欣赏,然而,您是“固然白发生,毕竟青冥里”,吾是“早已白发生,不见青冥来”。(高适也是晚年才受到重用的。杜甫听闻高适“朱绂”,写了“闻君已朱绂,且得慰蹉跎”的诗句。望来陈二固然白头,但得到“青冥”,也能够“慰蹉跎”了。)还有,这首诗是四联对。

    热点文章

    最新发布

   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