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南京欧能机械有限公司 > 荣誉资质 > 正文

110 李商隐七律《碧城三始其二》读记
时间:2021-01-24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
李商隐七律《碧城三始其二》读记

(幼溪西)

碧城三始其二

对影闻声已可怜,玉池荷叶正田田。

不逢萧史息回始,莫见洪崖又拍肩。

紫凤放娇衔楚佩,赤鳞狂舞拨湘弦。

鄂君怅看舟中夜,绣被焚香独自眠。

这始诗是组诗的“其二”。“其一”写的是一位出身昂贵的女冠的奇怪生活,尾联是其男伴的情感外达:“若是晓珠明又定,一滋长对水晶盘。”看来男伴关注的重点是:她是不是“明又定”。

始联:对影闻声已可怜,玉池荷叶正田田。

玉池:仙池;池的美称。《拟楚篇》(晋-傅玄):“登昆仑,漱玉池。”《杂体诗-效嵇康》(南朝梁-江淹):“朝食琅玕实,夕饮玉池津。”《欢闻歌》(南北朝-萧衍):“艳艳金楼女,心如玉池莲。”

田田:《采莲》:“江南可采莲,荷叶正田田。鱼戏莲叶间。”

大意:看到她的影子或听到她的声音已觉得她专门可喜欢,何况已经和她“荷叶正田田”(用“荷叶正田田”代“鱼戏莲叶间”,显得委婉些。)

颔联:不逢萧史息回始,莫见洪崖又拍肩。

萧史:典“萧史吹箫”《列仙传》(汉-刘向):“萧史者,善吹箫。穆公有女弄玉益之,公遂以女妻焉。日教弄玉作凤鸣。”

洪崖:神仙。《列仙全传》:“洪崖师长,或曰黄帝之臣伶伦也,得道仙往,姓张氏。或曰尧时已三千岁矣。汉神仙卫叔卿在终南绝顶与数人博,其子度臣问卿曰:'同与博者为谁?’叔卿曰:'洪崖师长辈也。’”《游仙诗》(郭璞):“左挹浮丘袖,右拍洪崖肩。”

大意:倘若异国遇到“萧史”请不要回始,且不要碰见“洪崖”又往拍肩。(这是他对“她”的期待。期待“她”要专一。就是要“明又定”。不要喜新厌旧,斯须“萧史”斯须“洪崖”。即便是这栽奇怪的喜欢,也有排他性。)

颈联:紫凤放娇衔楚佩,赤鳞狂舞拨湘弦。

紫凤:传说中之神鸟。此处喻指“她”即女冠。《萧驸马宅花烛》(唐-王昌龄):“青鸾飞入相符欢宫,紫凤衔花出禁中。”《相思》(唐-李商隐):“相思树上相符欢枝,紫凤青鸾共羽仪。”

放娇:撒娇。《杂弯歌辞-杨柳枝》(唐-和凝):“醉来咬损新花子,拽住仙郎尽放娇。”《花朝雨》(清-周之瑛):“微风幼雨酿春朝,红杏枝头渐放娇。”

楚佩:借指定情之物。典“楚歌遗佩”。《九歌-湘君》(先秦-屈原):“交不忠兮仇长,期不信兮告余以不闲。……捐(舍)余玦(jué)兮江中,遗余佩兮醴浦。”《列仙传》:“郑交甫见江妃二女而悦之。郑致辞,请其佩,女遂解以赠之。”《书秋》(唐-王初):“潘赋登山魂易断,楚歌遗佩仇何穷。”

赤:赤裸。赤鳞:指鲟鱼,即古书中的淫鱼。典“鱼出听弯”。《淮南子-说山训》:“瓠巴鼓瑟,而淫鱼出听;伯牙鼓琴,驷马抬秣。”东汉高诱注:“淫鱼长头,身相半,长丈余,鼻正白,身正暗,口在颔下,似鬲狱鱼,而鱼无鳞,出江中。”“瓠巴,楚人也,善鼓瑟,淫鱼喜音,出头于水而听之。”《善哉走》(三国魏-曹丕):“淫鱼乘波听,踊跃自浮沉。”

湘弦:湘瑟:湘妃所弹之瑟。《楚辞-远游》:“使湘灵鼓瑟兮。”《浣溪沙》(唐-薛昭蕴):“正是断魂迷楚雨,不堪离恨咽湘弦,月高霜白水连天。”

大意:紫凤撒娇,口衔楚佩;赤鱼狂舞,撩拨湘弦。(写的就是他和她“荷叶正田田”。)

尾联:鄂君怅看舟中夜,绣被焚香独自眠。

鄂君:典“鄂君绣被”。《说苑》:鄂正人皙是楚国令尹,貌形俱美。一日,鄂正人坐在一条游船上,听见一位越国人在拥桨歌唱:“今夕何夕兮,搴舟中流。今日何日兮,得与王子同舟。·····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”鄂正人听清新后“乃走而拥之,内举绣被而覆之。”此处以鄂君喻男伴。

大意:这男伴在舟中忧忧郁地看着远方,只能“绣被焚香独自眠。”(为什么要“独自眠”?“她”谁人地方并不是随意能够往的。要约益才走。能够他在想,她是不是已经忘了“萧史”,又往拍“洪崖”的肩了。)

本诗上承“其一”尾联。不息从“男伴”的角度写。始联说看到她的影子听到她的声音就觉得可喜欢,何况已经“莲叶何田田”?看来男伴是真的动心了。颔联说男伴不安她的心“不定”。颈联说二人曾经的炎恋。尾联说的是男伴无法相见时的孤独和相思。诗前三联均写云情雨意。用一系列的隐喻和联想,神奇的雅化、诗化了无法形之笔墨的内容。尾联落在男伴这儿。说的是男伴的相思和孤独。原由相恋的是一位稀奇身份的女冠,异国约期是不及相会的,孤独和相思自然不免。

    热点文章

    最新发布

    友情链接